Gread将军

我可能要变成小黄文写手了

一念不生04

如果忽略飞出窗外的那两个纸飞机,那鹤丸国永算得上是一个称职的近侍。鹤丸在恒道眼里仿佛是个大龄多动症儿童,能被各种各样的东西挑起兴趣,就算恒道只顾着画符纸把他晾在一边,他也能在不打扰恒道的前提下自娱自乐,这在整个被阴郁气氛笼罩的本丸来说算是十分稀有了。

捏着花了两个多小时才画好的三十张符纸,恒道伸了伸懒腰,叫上鹤丸出去把符纸贴到本丸的一些人流密集的地方。

这是用来驱除残留在本丸内的变质灵力的手段,即使过了几个月这些灵力已经相当稀薄,仍然会对付丧神们造成一些影响。恒道的符纸其实画得歪歪扭扭,只是到了勉强能用的级别,他毕竟是个初学者,短时间内能学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限了,多进行一些这种需要画符纸的净化倒是也能帮他积攒些经验,如果可以的话,他是希望能尽快净化完整个本丸的。

順手將一張符紙貼在溫泉外牆上,恆道看見五虎退和秋田跑過對面的走廊。

“嗯?”恆道覺得那個方向有些眼熟。

“他們大概是要去換平野和前田的班了。”意外沉默地跟著恆道貼了一路符紙的鶴丸突然開了腔,“自己的兄長狀況不佳,還要去幫其他人,也真是辛苦他們了。”

“你也有去看守過封印嗎?”

“偶爾幾次吧。”鶴丸面無表情地別開臉避過恆道探究的視線。恆道眨眨眼睛,拉過鶴丸的手將剩下的幾張符紙塞到他手心裡。

“手合場的符紙就拜託你去貼了,之後暫時沒有需要近侍的工作了,可以不用到天守閣陪我。”

恆道說完就跑,沒給鶴丸半點做出反應的時間,最後鶴丸也只能對著新主人的背影嘆口氣,認命往手合場走。

另一邊的恆道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了天守閣,一直想著本丸的事竟讓他連吃藥的時間都忘記了。

“還好還好,算是趕上了。”茶水將嘴裡苦澀的藥片全衝了下去恆道的氣才順過來。整理好藥盒後又開始犯難,總放在行李箱裡怪不方便的,又不能放在明面上被人發現。在房間裡轉了幾圈,實在沒找到甚麼適合藏東西的地方,恆道只能先把藥盒用一個漆盒裝上放進壁櫥角落裡,再用幾件雜物遮擋。

凜太郎說過在這個本丸淨化工作完成前會大幅度減少出陣命令,恆道沒想到這個減少的具體表現已經接近于無了。沒有出陣命令他也就幾乎無事可做,又開始翻看那些報告文件。

說真的,恆道很感謝前任審神者任職時間不長且運氣不好,否則恆道就麻煩了。整個本丸只有四十多個刀劍男士,若是再多十幾個,這淨化的工作大概就不是恆道能勝任的了。

午後恆道結束小睡,溜達著出去找鶴丸,他隱約記得在他睡得迷迷糊糊時鶴丸來找過他。

先找到的是在緣側喝茶的三日月宗近和平野藤四郎。

“平野?不再多休息一會兒嗎?”恆道在平野旁邊坐下順手拿了個空茶杯給自己斟了杯茶。

“主君大人?!”平野看上去有些驚訝,不過不確定他驚訝的是哪一部分。

“啊……你像其他人一樣叫我‘主人’就夠了,‘大人’就免了吧……”其實連‘主人’這個稱呼恆道都還沒能完全適應,“所以說,不去多睡一會兒嗎?算起來你今天大概只睡了幾個小時吧?”

“幾個小時已經足夠了,但是兄弟們暫時還不許我回去鶯丸大人那邊。”平野有些失落地捧著茶杯,恆道倒是很能理解他的兄弟們為甚麼要阻攔他。

“誒……你跟鶯丸感情真好呢。”

“這孩子最喜歡和鶯丸喝茶了,可惜現在只能和我這個老頭子一起了。”三日月笑眯眯地附和著。

“不是這樣的!”平野一時慌亂起來,“和三日月大人一起喝茶的感覺也很好!”

“哈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

在一旁看著三日月逗平野的恆道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說起來,你們有看見鶴丸嗎?”

“鶴丸嗎?”三日月捏著下巴收起了笑容,“之前看到他了,在您房間門口。”

“他找我有甚麼事嗎?”

“沒有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三日月對恆道露出了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他只是想去問您有沒有需要他做的事,結果您似乎在午睡呢。”

“這樣啊……”恆道隱約覺得好像有甚麼不對的地方,但轉眼又忘了,“那來幫我想想今晚的菜單吧。”

“嗯……爺爺我可是不挑食的,主人做自己喜歡的料理就好了。”

“我喜歡的東西可是很多啊,很難做出選擇的……”

“啊,忘了感謝主人您為我們製作的食物了!昨晚的晚餐和今天的早餐都非常美味!”

“我已經收到足夠多的感謝了……”

……

……

鶴丸找來毯子給睡作一團的恆道和平野蓋上,看見主人、三日月和平野一起在緣側睡得天昏地暗可真是嚇到他了,看來三日月的催眠效果依舊拔群。

“三日月?三日月?”鶴丸拍了拍三日月宗近的臉頰,後者含糊不清地嘟囔了幾句但就是不醒。

“起床了老頭兒!”

最後鶴丸選擇了將自己略顯冰涼的手伸進三日月的后領。

“哦呀,是鶴丸呀。”被冰得一個激靈坐起身的三日月迷迷糊糊看清了叫醒他的人,“嗯?主人和平野也睡著了呀。”

“誰跟你一起喝茶不會睡著?”鶴丸白了他一眼,“怎麼樣?對新主人有甚麼感想嗎?”

“是個很溫柔的人呢……”三日月看著將平野攬在懷裡熟睡的恆道,最開始他是裝睡的,沒過多久平野就犯困了,他看著恆道讓平野靠在自己身上,而恆道自己也沒撐多久,很快就跟著睡著了。

“就是可能溫柔過頭了。”

评论
热度(6)

© Gread将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