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d将军

我可能要变成小黄文写手了

終於有不是刀片的腦洞了,趕緊記下來

差不多就是蕭掌門帶著五個徒弟坐船出海去某個地方,結果遇到風暴船翻了,六個人全被海水卷到一個很大的孤島上

蔡師兄和其他人都分散了,被衝到一個很漂亮的港灣裡

蕭掌門和其他幾個居字輩被衝到了島的另一邊,周圍只有森林沼澤

之後蕭掌門帶著幾個弟子在充斥各種毒蛇猛獸的森林沼澤裡孤島求生,而蔡師兄在港灣附近發現了船的殘骸,找到了很多可以用的東西還有武器,港灣裡有很多魚和海龜,用龜殼做了集水器,在海邊美滋滋的生活起來,甚至還蓋了一間小木屋

等到個把月之後,已經折騰得跟野人一樣的蕭掌門帶著幾個弟子終於穿過森林到了港灣,看見在海邊愉快烤魚烤龜肉,流落孤島不僅沒瘦還胖了兩斤的蔡居誠,十分驚訝

蔡師兄看見林...

我都刻意隔了五個月來測啊(╯‵□′)╯︵┴─┴
為什麼那麼執著於gv啊(╯‵□′)╯︵┴─┴
這個測試是不是根本就只有這一個事件啊(╯‵□′)╯︵┴─┴

無妄02

鄭居和同蕭疏寒一前一後趕到前院,發現那些負責打掃前院的弟子正把大門圍得水洩不通,而人群中央還隱隱傳來十分熟悉的聲音。

“出什麼事了?怎麼都圍在這裡?”鄭居和一邊發問一邊撥開人群湊到前面,還不等有人回應他,他便知曉了原因。

“誰讓你們把我抬到這兒來的?!趕緊給我抬回去!”
蔡居誠的聲音明顯有些沙啞變調,但辨識度依舊很高。

“沈管事要我們把你抬過來的嘛,我們事先也不知道啊。”

“蔡師兄你這在哪兒治不是治啊?將就一下吧我倆還得去別的地方抬人,先走了啊!”

抬蔡居誠過來的兩個華山弟子說著就踩上輕功跑沒影了,留蔡居誠在擔架上氣得直用手捶地。沒捶兩下手腕便被鄭居和抓住撩起袖子診脈。

“放開!別碰...

合集功能很好啊,你們以後不用擔心我突然更新不知道我填的是哪個坑了

蔡師兄變成貓了?

武當的某個雪夜。

蔡居誠坐在金頂殿內的火盆邊美滋滋地擼著貓。只聽“嘭!”的一聲巨響,殿門猛地被人推開,蔡居誠懷裡的貓受了驚飛快竄進角落裡躲藏。

“哇啊啊啊啊……冷死了!冷死了!”

蔡居誠冷眼看著宋居亦像只猴子一樣抖著身上的雪,又跳又叫跑到火盆邊兒蹲著。

“咦……蔡師兄你一個人躲在金頂烤火太不講義氣了!”

等把凍僵的雙手烤熱,宋居亦才發現火盆邊還有個人。

“是你自己笨不知道早點來。”蔡居誠隨手拿了塊兒在火盆上烤好的餅塞進宋居亦嘴裡,滿意的聽見對方被燙得鬼吼鬼叫,拍拍手起身去拿糕點盒子。

宋居亦好不容易把嘴裡的餅嚥下去,抬頭卻不見了蔡居誠,倒是有三只貓在蔡居誠的座位上。

“蔡師兄你...

我並不喜歡當焦點……

無妄01

突然挖坑.jpg
上個月的腦洞,這個月終於寫出來了
更新等我研究完甲型流感危重症病例再說
啊,寫古代背景真痛苦´_>`
—————————————————
又一場大雨過後,蕭疏寒掀開竹簾走到院子裡,空氣中的死氣終於被沖散了些,但蕭疏寒清楚這連綿不絕的陰雨正是引起這場大疫的原因。

他們才離開湖廣,入南直隸不過兩天,路上遇見的不是躲避疫災的人就是已病入膏肓的人。蕭疏寒看見這樣的場景總會憶起洪武年間他遇上的另一場瘟疫,那時他還不是武當掌門,隨著在山下結交的同伴去救助染疾之人,他們救活了許多人,也埋葬了許多人。蕭疏寒沒來由的覺得這次癘疫會比洪武年間那次更嚴重,他們臨時避雨的這個村子除了他們便...

黒色黎明07

突然勤奮

——————————————————
辦公室的警員們忍不住暗自交頭接耳議論起來,又不敢太大聲。

他們的支隊長蕭疏寒和主任鄭居和正一左一右像門神一樣站在鄭居和辦公室的門口,不久前四大隊的小宋帶著工具進去了,顯然是在查什麼東西。但支隊長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查他們主任的辦公室就讓他們想不通了。

蕭疏寒對這些議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影響工作就行。自從蔡居誠給他留言隨方思明去邊境已經有足足一個星期了,在此期間蔡居誠發來的消息甚少。要說不擔心是不可能的,不在他眼皮底下,若是出了什麼事,他都來不及去救他……當然不出事才是最好的。

“支隊長。”

宋居亦收了傢伙開門出來,先跟蕭疏寒打了個招呼。...

錯亂02

雖說之前就有了心理準備,沒想到真的是那個“慕家”。

剛進大門,只聽花叢中一陣響動,那隻小黃狗猛地竄出,圍在慕華曜腳邊又跳又叫,逼得慕華曜彎腰將它抱起,任它又舔又嗅了好一陣才得以解脫。

段烈風跟著管家“信伯”去客房,到轉角時回頭望了一眼仍在和小狗嬉鬧的慕華曜。忽覺那人的笑顏宛如曦光,難怪名字裡帶了個“曜”字。

“家父同兩位兄長外出赴宴,今晚只有在下與道長二人,不必拘束。”

對於會不會見到慕家老爺和另外兩位少爺段烈風倒是不關心,他現在只後悔自己為何要在酒館說自己不沾葷腥。慕華曜“十分體貼”的準備了滿桌素菜,好在慕家主廚手藝實在是好,段烈風從沒這麼痛快的吃過素菜。

“慕兄。”

酒過三巡菜...

軍品店老闆末日生存日記01

我覺得應該沒有人記得這個坑
超級短小,一時興起寫的,不要指望更新
————————————————
20XX年 3月 7日

我叫古瑞德·阿特蘭蒂斯。

有一間叫阿特蘭蒂斯的軍品店。

由於實在太過無聊,我決定開始寫日記。

早上五點時我被吵醒過一次,具體的有些記不清了。總之,我聽見外面有些奇怪的叫聲還有玻璃碎掉的聲音,我從床上爬起來打開窗戶,也沒看清外面到底是什麼情況就罵了幾句,接著關上窗戶睡回籠覺。

等到兩個小時以後,外面已經安靜下來,我也終於睡醒了。像往常一樣,我一邊喝著冰牛奶一邊下樓打算打開店門。

開鎖時有位“客人”迫不及待地撲到了門上。

嚇得我打翻了半杯牛奶。

作為老...

1 / 14

© Gread将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