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d将军

我可能要变成小黄文写手了

cp是古瑞德x利奥波德(原创人物),现代设定
灵感来源是昨天我因为牙龈发炎需要输液做皮试的场景

    人都是会生病的,生病了就有很大几率需要输液,而输液很可能需要做人神共愤的皮试。
    天知道为什么皮试会那么痛啊!利奥波德看着护士拿着皮试针向他逐步靠近,这一画面简直比所有的恐怖片都恐怖。
    而可怜他几乎整个人都缩在椅子上了,旁边的人却完全不体会他的感受,还用手扳着他的肩膀。
    “只是个会痛一分钟左右的皮试而已你至于反应那么大吗?”
    负责帮护士按住利奥波德让他不要乱动的古瑞德也很心塞,那么大的人了打个针还像小孩子一样……古瑞德转头看了看几米外正安安静静让护士打针的五岁小孩儿,不,他连小孩子都不如。
    “你不懂!皮试和验血是我两大心理阴……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
    眼疾手快的护士趁利奥波德分神和古瑞德说话的间隙抓着他的手腕将针扎了进去,利奥波德立刻发出了可以把整个医院的人都叫来围观的惨叫声,古瑞德还得更努力地按住他的手以免他挣扎过度。
    最后利奥波德皱着脸,带着怨念瞪着护士离开的背影,古瑞德甚至还看到他眼角有了泪花。
    “痛到哭了?”古瑞德一边调笑着一边伸手将溢出眼眶的泪水擦掉。
    “没有。”利奥波德的声音里带上了明显的鼻音。
    “那我刚刚擦掉的是什么?”
    “那是泪腺分泌物。”声音更委屈了。
    “真是的,张嘴。”古瑞德摇摇头,讲一个小圆球塞进利奥波德嘴里。
    那是颗糖,带着柠檬和可乐的味道。利奥波德用舌头舔了舔糖球,暂时觉得不那么委屈了。
    “炎症消掉以后我会送你瓶好酒的,在那之前安分一点吧。”
    “不要以为随便送什么酒我就会屈服了。”利奥波德含着糖抬头瞪了古瑞德一眼。
    “滴金庄的也不要?”
    “要!”

评论
热度(2)

© Gread将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