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d将军

我可能要变成小黄文写手了

黒色黎明07

突然勤奮

——————————————————
辦公室的警員們忍不住暗自交頭接耳議論起來,又不敢太大聲。

他們的支隊長蕭疏寒和主任鄭居和正一左一右像門神一樣站在鄭居和辦公室的門口,不久前四大隊的小宋帶著工具進去了,顯然是在查什麼東西。但支隊長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查他們主任的辦公室就讓他們想不通了。

蕭疏寒對這些議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影響工作就行。自從蔡居誠給他留言隨方思明去邊境已經有足足一個星期了,在此期間蔡居誠發來的消息甚少。要說不擔心是不可能的,不在他眼皮底下,若是出了什麼事,他都來不及去救他……當然不出事才是最好的。

“支隊長。”

宋居亦收了傢伙開門出來,先跟蕭疏寒打了個招呼。

“我在鄭主任的辦公桌下面發現了一些膠痕,還採集到了一枚不太完整的指紋。”

“嗯,回去抓緊時間比對一下。”

其實幾乎已經不用比對了,指紋的主人反應已經很明顯了。蕭疏寒帶著鄭居和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坐在沙發上等著指紋的主人投案自首。

不到一刻鐘,蕭疏寒就等到他想等的人了,雖然他並不願意相信是這個人。

算起來老吳這個人還是他的前輩,比他更早進入這個支隊,可惜沒什麼過人的才能,只能倚仗經驗在辦公室混著等退休,但從來都是個老好人,蕭疏寒不願意相信這個叛徒是他。

“支隊長……你們不用再查了,都是我做的……是我在鄭主任辦公室裡偷裝竊聽器把蔡隊長臥底的事洩露給了萬聖閣害他被栽贓陷害……”老吳一進門就開始落淚,面上盡顯崩潰之色,“我可以給蔡隊長作證!要怎麼處置我都可以!我只求你們幫我救救我女兒吧!”

等老吳一把鼻涕一把淚把事情講清楚之後,蕭疏寒讓鄭居和先把人帶走,接著就按著太陽穴開始頭疼。萬聖閣拿老吳去西南地區讀大學的女兒要挾老吳竊取關於蔡居誠的情報,而老吳本人並不常接觸蔡居誠,就乾脆在跟蔡居誠來往較多的鄭居和的辦公室裡裝了竊聽器,正好有那麼一兩次他們是在鄭居和辦公室裡討論臥底計劃細節的。不過順利栽贓控制蔡居誠的萬聖閣似乎並沒有遵守和老吳的約定,一周前老吳就已經聯繫不上他女兒了,大概是凶多吉少,只能先聯繫當地公安局的同志進行調查了。

隊里案子本來就多,還得暗地調查居誠的案子,現在又多了老吳女兒的事,簡直禍不單行。連續高強度工作加上這些煩心事,蕭疏寒感覺一陣暈眩,差點要在起身時栽倒。他扶著家具勉力挪回自己的辦公桌前,額頭上已有了一層虛汗。

邱居新敲了幾次門都不見蕭疏寒應聲,卻又聽見家具磕碰的聲音,迫不得已輕手輕腳將門推開,正好看見了蕭疏寒一手按著眉心靠在座椅上喘著粗氣,面色蒼白。

“師父?!”隨手將文件甩在沙發上,邱居新湊到蕭疏寒面前,拉開辦公桌左邊的第二個抽屜,摸出兩個藥瓶各倒出四片,連著水杯一起放到蕭疏寒手上。

吞了藥片後蕭疏寒又休息了幾分鐘才緩過勁,撐著扶手坐正,抬頭對還面帶焦急的邱居新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

“居新,我正想叫你過來。”

“我們這幾天發現了幾個涉及人口販賣的人員出入過玲瓏坊後面的小區。”邱居新撿回之前扔開的文件遞過去,蕭疏寒是什麼樣的人邱居新他們最了解不過了,也沒法勸阻,只能努力分擔。

“我叫你來跟這個也有關係,你馬上準備一下,去雲南協助當地的同志查一個人口販賣的案子,具體情況晚一些會有人告訴你。”

——————————————————
蔡居誠腿蹲麻了。

但他並不打算站起來回屋裡去,一根隱約帶著薄荷味的煙伸到了他眼前。

“我說你怎麼跑那麼快,感情是買煙去了?”

蔡居誠毫不猶豫地接了那根萬寶路黑冰,捏破爆珠點燃抽了一口,享受薄荷味帶來的清新感,終於把之前縈繞在鼻腔裡的詭異臭味驅散了一些。遞煙過來的方思明也與他並排蹲下給自己點了一根。

“我可都習慣了,這地方的味道就沒好過。”

蔡居誠又想起之前自己剛進屋時鼻子受到的衝擊,汗味、煙味、腐臭味還有排洩物的臭味混在一起,差點讓他當場吐出來,現在打死他也不願意再回屋子裡。

“我們還得在這兒待多久?”

腿麻得不行,蔡居誠索性就地坐下,也管不得髒不髒了,一邊抖著煙灰,一邊歪頭看著自從到了雲南看上去就沒精打采的方思明。

“還早著呢……光這邊就還差幾批人,另外還有別的貨……還要待上個把月吧……”

方思明嘴裡叼著煙說話含混不清,心不在焉地望著對面的林子。蔡居誠看他實在心情不佳,把剩下的話都憋了回去老老實實抽煙,順便一巴掌拍死一隻剛著陸在後頸的蚊子。自從到了雲南,蔡居誠幾乎要被蚊子咬到崩潰,恨不得把自己整天泡在驅蚊水裡,還偏偏得待在深山老林裡,成天被蚊子集火。他的暴脾氣都快起來了。

而且他也是真的想蕭疏寒。他最近幾個月和蕭疏寒就沒見過幾次面,也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再見一次,要是他一個不小心,恐怕以後都見不著他這遲鈍的師父了。想到這個他就鬱悶,煙頭扔在地上碾了又碾。

兩輛面包車開進院子,蔡居誠猜又是蛇頭或者人販子送人過來了。屋裡也出來了兩個人,拿著槍把車上的人押了下來,其中有幾個女孩子,其中一個有些面熟,可蔡居誠一時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她。她們被押進了另一間衛生情況相對好些的房間,聽方思明說過那間屋子裡的人是高級貨,要送到拍賣會去,但關於這個拍賣會的其他信息方思明就不願意再說了。

蔡居誠的直覺告訴他,這個拍賣會大概會是他搞定萬聖閣的關鍵。

评论
热度(7)

© Gread将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