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d将军

我可能要变成小黄文写手了

Lot.02 手握手教冲咖啡

        某天古瑞德将军结束军中事务回到家里时,发现自己的妻子——赫雅·埃达斯院士正在厨房对着自己的皇家比利时壶发愁。

        “怎么?我们的埃达斯院士终于肯舍弃速溶咖啡尝试手磨咖啡了?”

        没等赫雅回头,古瑞德已经用双手环住了她的腰,下巴搭在了自己妻子的肩上。

        “不会用吗?”

        古瑞德腾出一只手从桌上的纸袋里抓出几颗咖啡豆,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确认这是自己一周前炒好的牙买加蓝山咖啡豆,

        “那么我来教你吧。”

        “谁要你教,这种东西我自己没问题的。”

        赫雅不满地小声嘟囔着,却还是任由古瑞德握住了她的手,感受着古瑞德喷在自己颈窝的温暖鼻息。

        “现磨咖啡豆的话太慢了,用我之前磨好的吧。”

        古瑞德暂时松开了赫雅的手,转身从厨房的柜子里拿出一袋磨好的咖啡粉,放到桌上,重新握住赫雅的双手,从旁边的一个小碗里拿出过滤布,

        “过滤布用开水消过毒了吗?”

        “当然!我又不是没有见过你用这个壶。”

        赫雅一边抗议着古瑞德对她的轻视,一边跟着古瑞德的控制把过滤布包在过滤喷头上。

        调整好重力锤,颤抖着用小勺把咖啡粉放进玻璃杯。向盛水器注入开水,以及点燃酒精灯这两件事古瑞德说什么也不让赫雅来做,于是赫雅只能趴在桌上看古瑞德摆弄那个包金铸铜,几乎可以作为工艺品的咖啡壶。

        蒸汽的力量很快开始显现,白色的高温水汽通过虹吸传热管进入左边的玻璃杯,逐渐润湿里面的咖啡粉。

        玻璃杯里的水位逐渐上升,过了半分钟不到又极速下降,最后只剩下了咖啡粉的残渣。由于虹吸原理,所有的咖啡都再次通过传热管回到盛水器。

        赫雅发现古瑞德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两个咖啡杯,似乎还是预热过的,大概是刚才看得太专注没有注意到古瑞德的动作。稍微转开注水口,打开水龙头用瓷杯接下深棕色的热咖啡。

        赫雅饶有兴趣地看着古瑞德在咖啡杯上架上皇家勾匙,放上两块白色的小方糖,又去酒柜里找白兰地和盎司杯。

        古瑞德在给方糖淋上白兰地后,瞥见赫雅已经拿到了桌上的打火机,便立刻劈手夺下。

        “家里的喷射打火机找不到了,用一般的打火机容易烫到手。”

        古瑞德在赫雅发出自己的不满前为自己的行为做出了解释。

        高度酒燃烧形成的蓝紫色火焰在逐渐融化的方糖上舞动着。方糖散发出一种焦味,变成了棕色的糖稀,甜腻的酒味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尝尝看。”

        古瑞德把混合着酒液的糖稀倒进咖啡里,搅拌几下,推到了赫雅面前。

        赫雅低头抿了一口,咖啡的苦涩伴着白兰地的酒香从舌尖蔓延至咽喉以及更深处的地方,这让喝惯了速溶咖啡的赫雅有些不适应。不过这种味道很快给赫雅带来了更为美妙的感觉。

        “怎么样?”

        古瑞德看见赫雅喝第一口的时候皱着眉,试探性地问道。

        “难怪你会如此痴迷于这种东西……”

        赫雅放下杯子对自己的丈夫莞尔一笑,

        “以后在家里咖啡都由你来冲吧。”

        古瑞德先是愣了几秒,随后跟着赫雅一起笑了起来。

        “Yes, your majesty”

评论(3)
热度(18)

© Gread将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