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d将军

我可能要变成小黄文写手了

黒色黎明04

嗯……我寫的時候真的在喝酒,所以如果出現了甚麼bug之類的就無視一下吧
————————————————————
方思明收了手機,轉頭去看正關注著網球賽的朱文圭。

“父親,為了拉攏蔡居誠,我們的風險是不是太大了?”

他有時會搞不懂他的養父都在想些甚麼,但這無關緊要,他會儘力完成父親的每一個命令,如果出現紕漏,他會儘力去擺平,這是他對朱文圭的報答。

“做任何事都是有風險的,要是不願意承擔風險就成不了大事。蔡居誠知道得越多越好,只要他陷進來,就能為我挽回不少不必要的損失。”

“要是他陷不進來……”

“陷不進來就處理掉,不過我可不信這世上會有聖人,只要給足了誘惑天上的神仙都會思凡,何況他蔡居誠不過是個凡人。”

一局結束,比賽的結果正朝著朱文圭期望的方向發展,只要不出意外,比賽結束時他就能大賺一筆。很快有人進來通報,蔡居誠已經到了。

“思明啊,別老這麼緊繃繃的,去跟外面那些同齡人玩玩兒,錢賺到手不會享受就太浪費了。”

方思明聽得出這是在叫他迴避了,恭順地離開包間。

從在樓梯上碰見方思明,蔡居誠就知道包間裡等著他的多半是朱文圭了。開門時果然一眼就看見了那個半截入土的老頭子,屏幕上放著網球賽,不過蔡居誠敢打賭朱文圭絕不是個網球愛好者。

“蔡先生,我想問問你這幾天有甚麼感想。”

“感想?”蔡居誠花了幾秒思考朱文圭是不是在給他下套,“你們參與的生意比我想象的多。”

“甚麼能賺快錢我們就幹甚麼。”朱文圭在他面前放了杯酒,“我們的目的很純粹,只是賺錢而已。”

“這我信,只不過你們幾乎都用非法手段賺錢。”在朱文圭目光的催促下蔡居誠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不到兩秒又吐了出來,“這甚麼玩意兒?!”

“外面那些傻瓜願意花幾百買一瓶你剛吐出來的那種東西,兌點飲料再加點兒別的甚麼他們就能嗨一個晚上。”朱文圭毫無歉意地給蔡居誠倒了杯新的,但蔡居誠已經不敢再喝了。

“喝吧,這杯是真的。”不知不覺中網球賽已經決出勝負了,朱文圭興奮地用拐杖敲了一下地板,“看,這會兒我又有錢進賬了。”

“所以你們還販賣私酒以及組織賭博?”

“有人會喜歡單純看著那個小球飛來飛去,也有人想為了比賽輸贏賭上一把,運氣好還能贏一筆錢,我只是給他們提供了平台而已。”

出現了,蔡居誠回想以往抓住的那些開賭場的傢伙也基本都是這麼一套歪理,這些人即使承認自己犯了法也不認為自己做錯了甚麼,總能編出一套歪理讓自己看起來無比無辜甚至是那些受害者的救世主。

“行了,這套話我聽得多了。你們到底需要我做甚麼?你們既然那麼看中利益,為甚麼非要拉我進來分我一杯羹?”

“我們的人對付警察總是見招拆招,有時必須犧牲掉一些利益來保住自己,而你原本是個刑警,你的思維方式和我們不同,有了你我大概能避免不少不必要的損失,為此分你一杯羹算不了甚麼。”

“我的萬聖閣歡迎所有想賺錢、有才能的人,只想吃獨食的傢伙是走不遠的,我保證跟著我的每個人都能嚐到甜頭,他們越努力地為我工作就能為我和他們自己賺到更多的錢,所以萬聖閣才能成長到如今的規模!”

從朱文圭略顯瘋狂的神色中,蔡居誠再次確信,扳倒萬聖閣會是個危險又困難的任務。

——————————————————
楊曦原本只是和自己一個朋友約在酒吧見面,想讓他幫忙打聽打聽蔡居誠的去向,卻不想還沒等到他的朋友他就直接撞上了蔡居誠本人。

他眼看著蔡居誠下了樓梯,沒好氣地撞開他往吧檯走,找了個空位坐下抽煙,酒保給他上了酒也不喝。

猶豫了十幾分鐘他才鼓起勇氣過去,正好蔡居誠旁邊的人付賬離開,他就順勢佔了那個位置。

“蔡警官……”楊曦一邊假裝在喝酒玩手機一邊把頭往蔡居誠那邊歪,小心翼翼地叫了他一聲,蔡居誠的視線立刻飄了過來。

“我是楊曦,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沒等蔡居誠發問楊曦就立刻自報家門,蔡居誠愣了一兩秒然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記得,你以前是網警那邊兒的吧?跑這兒來幹嘛?”蔡居誠叼著煙,嘴脣幾乎沒動,眼睛也轉了回去直視前方,仿佛沒在跟楊曦說話。

楊曦立刻明白了,這兒是黑幫的地盤,八成有人盯著蔡居誠,自己不能和他接觸得太明顯。

“我有一段可以幫你翻案的監控視頻,已經交給蕭支隊長了,他托我想辦法跟你接觸瞭解一下你的情況。”楊曦換了換姿勢用只有自己跟蔡居誠能聽見的音量繼續說。

“真是支隊長讓你來的?”蔡居誠有些將信將疑,“我還好,只是得被迫留在萬聖閣,這也是個收集情報的好機會,你就告訴支隊長讓他當我還在臥底就行。”

“你在這兒沒甚麼危險吧?要是有甚麼危險支隊長和鄭主任會想辦法救你出來的。”

“我自己有分寸,你回去跟支隊長他們商量一個聯絡方式出來,我有很多事情想彙報給他,沒法在這兒和你一次說清。”一隻煙抽完,蔡居誠一口喝掉那杯被他冷落多時的酒起身要離開吧檯,“你也趕緊離開這兒吧,這兒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楊曦感覺蔡居誠對自己有些不信任,這倒是可以理解的,他只能回去讓蕭支隊長想辦法。和晚到的朋友寒暄幾句喝了兩杯他就準備閃人,剛出大門被風一吹把遲來的酒勁吹了上來,暈暈乎乎就往前倒,直接倒在前面的人身上。

“啊……對不起!我有點喝醉了……”

硬撐著站好以後,楊曦抬頭看見了那個人的臉,連剩下的話都忘了,就直勾勾地盯著對方看。

“喂!還能自己走嗎?我可以幫你叫人來接你。”方思明本來被人迎面撞了個踉蹌想發脾氣,結果對方道了歉之後就像丟了魂一樣杵在原地不動,只能壓下火氣詢問。

“好像不能……你帶我去附近的酒店吧……我自己掏錢開房睡……”楊曦感覺自己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這簡直是他見過長得最好看的男人。

方思明只覺得頭大,這人要麼是喝傻了要麼是真傻,就這麼輕易的讓別人帶著他走,哪天被人賣了都不稀奇。本想就這麼扔下他不管了,可又不知為何邁不開腿,這附近亂成甚麼樣他心裡也有數,要是他真走了,這小傻子凶多吉少,於是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開車到酒吧門口接我……不回別墅,幫我開個房間……”

评论(1)
热度(16)

© Gread将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