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d将军

我可能要变成小黄文写手了

Sin City 02

无聊了,久违的更新一下

——————————————————————————————

“我说啊,伯父这岂止是把驾驶辅助系统降到最低级,明明就是把辅助系统直接关了吧,跟现实里开车一样。”歪歪扭扭开了一小段路习惯了跟内测时驾驶的落差感后,终于能正常开车的利奥波德松了一口气,“有想到什么好地方吗?我内测的时候完全没注意这种东西,都是在集装箱里凑合的。”

“内测的时候我爸的员工偷偷告诉我加兰区一个汽车旅馆二层有个房间是可供玩家直接使用的,但愿现在还能用,我把导航设置过去……”古瑞德屈身躺在后座划拉着手机屏幕,冷不丁在一阵摩擦声中被整个甩下车座,脑袋撞上前面座椅的靠背。

“啊,抱歉刚才没注意到前面红灯。”利奥波德毫无歉意甚至憋着笑解释了自己突然刹车的原因,“我还真是头一次在游戏里开车等红灯啊,以前都是直接撞过去的。”

“你的驾照到底是怎么考到的……”古瑞德揉着额头爬回车座上躺好。

“嘛,我自己也忘记了,不要纠结这种小事。”

之后没有再出现突然刹车的状况,车一路稳稳当当开到了汽车旅馆,还被利奥波德不偏不倚地停进空出的停车位里。古瑞德先行上楼,到了左边第二个房门前,伸出手按在门把上。

门开了,古瑞德吐出一口气走了进去。算得上是简陋的一个旅馆房间,不过好在床、沙发、衣柜、浴室之类的倒是齐全,角落的立柜上还有微波炉和电水壶,作为临时的落脚点来说足够了。

“啊,果然这个房间比集装箱好多了。”古瑞德回身看见利奥波德正站在门口,怀里抱着几包薯片。

“你还有闲心去买薯片?”古瑞德突然觉得自己对利奥波德的认知被刷新了。

“虽然在这里感觉不到饿,但是看到自动贩卖机就会管不住手啊。”利奥波德将怀里的薯片扔在沙发上,选出一包番茄味的立地撕开吃了几片,嘴里边嚼薯片边继续说,“你先在这儿待着,我去把霍德尔他们接过来,顺便观察一下外面的情况。”

利奥波德抱着薯片转身出去,关上了房间的门。古瑞德不打算闲坐着等人回来,打开了手机里的记事簿,如果真的只能通过抓住游戏里最终boss才能离开游戏,那么就得好好整理在内测时获得的讯息,虽然可能会有变动,但多少也能掌握一点先机。当然,如果能正常离开游戏就更好了。

整理内测那点有限的信息用不了太多时间,古瑞德反复检查已经列出的几条他认为必要的内容,希望能找到遗漏的地方。利奥波德倒是很快带着另外三人回来了,外加几份披萨。

古瑞德承认他一直觉得利奥波德是个非常极端的人,要么极度认真上纲上线,要么极度没心没肺,所以在利奥波德举着一摞披萨盒子进门的时候古瑞德只想找个什么东西砸在利奥波德头上。

好在之后跟着进来的是霍德尔,古瑞德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了自己的侄儿身上。霍德尔本想在利奥波德身后躲躲,但在利奥波德跑到桌边开始自顾自的吃披萨以后也只能认命,乖乖坐到古瑞德旁边等待之后的“审讯”。最后的是托瑞斯和曼德斯,两人神色如常,进门后各自找了地方坐下,除了还在啃披萨的利奥波德,所有人的视线全集中到了古瑞德身上。

“现在外面怎么样了?”古瑞德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清了清嗓子问了一句。

“一团糟。”回答他的却是嘴里塞着披萨的利奥波德,“有些玩家不信伯父说的话,觉得在游戏里死了就能回到现实,冲着NPC开枪、抢车、开着车横冲直撞把条子也引出来了,害得我们也要抄小道回来,这会儿估计已经死了几百个了,你在手机上看看?”

说完利奥波德又接着吃披萨,古瑞德拿起手机找到了一个挂着小红点的新闻类app,打开便收到了铺天盖地的信息,每个玩家的死亡时间、死亡地点、死因都清清楚楚列了出来,好像他们真的死了一样,不过古瑞德的直觉认为这些人确实死了。翻看了几个人的死亡信息,古瑞德实在看不下去,关了手机扔在一边。

“死了快五百人了。”古瑞德有些烦躁。

“你真的认为这些人死了吗?”曼德斯突然开了腔,用手摸着下巴的胡渣,难得一副深思的样子。

“我还不确定……我不觉得我爸真的会做得那么绝,但我现在也搞不懂他了。”说着古瑞德将头低了下去,手指插入发丝之间隐隐用力。一时间没人再开口说话,直到利奥波德吃完了一整张披萨,走过来拍了拍古瑞德的肩膀。

“别丧着脸了,现在先休息吧,没准儿等你明天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你家的天花板了。”

评论(4)
热度(8)

© Gread将军 | Powered by LOFTER